您好,请 登录注册
当前位置:雨枫轩> 原创长篇小说 > 青春|言情 > 古装言情小说 > 倾世独宠:爱妃是首富 > 正文 > 第十六章 打发姬妾
第十六章 打发姬妾



更新日期:2019-06-17 + 放大字体 | -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:

“我们家小暖自小在边疆长大,皇城这些后宅那些弯弯曲曲的心计,她也不懂。

老身这是怕,她被人给欺负了,还不知那人是谁,被人卖了,还傻乎乎帮人数钱。”

温暖:……

原身或许还有这个可能,可她,好歹也是学霸,小天才一枚,怎么可能斗不过那些女人,再说,她也不屑去斗啊!

曼盛琛心里腹诽:估计只有她欺负别人的份吧,那女人要没个心计,这世上的女人都是小白兔了。

可嘴上还得承诺着,“还请老夫人放心,只要有本王在,这些事就不会发生。”

话完,转身看向落在两步后的如风,随即吩咐道:“把府里那些女人都打发走吧!”

“是,属下这就回府。”如风也是有眼色的,当下转身就走了。

府里那些女人,不过是有些人塞给王爷,来监视王爷的。

王爷早就想赶走了,可奈何没借口,这下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赶走,还不连累王爷,何乐而不为?

如风这一走,老夫人反倒不好数落了,人家连人都送走了,她还想怎样。

温暖倒觉得祖母像上了贼船一样,侧头对身旁的男人轻蔑一笑,之后又扶着祖母继续往前走。

曼盛琛对上那轻蔑的笑容,嘴角一僵,那笑容像是能洞悉他的心思一样,让他有些尴尬的摸摸鼻头,似乎什么都瞒不住这丫头呢。

一路上,老夫人不再搭理曼盛琛,跟温暖边走边聊,而温暖也健谈,什么话题都能说,哄得老夫人哈哈大笑,对这孙女越发满意了。

宴庆殿前有个花园,一行人刚好走进,温暖抬眼看到那有个石凳,便提议道:“祖母我们先在这歇息一下吧!”

“也好。”坐了两个时辰的马车,老夫人也累了。

而温暖自然没错过她疲惫的倦容,哪怕她强撑着,毕竟年纪摆在那。

等老夫人坐下后,温暖就站在她背后给她捏肩膀,“祖母,小暖给你松松骨吧!”

话完,手已经开始动了,她是学医的自然知道哪些穴位能让人放松,又让人舒服。

老夫人一开始是拒绝的,她孙女怎么说也是温国公府的嫡小姐身份尊贵,自然不能在外人面前丢了脸面。

可随着酸痛的肩膀得到缓解并放松,她却贪恋起来了,心里也美滋滋的。

府上也有几个孙女,可到底都是嘴上说着孝顺,真正做出来的没有一个。

而这个自小被自己扔到钟灵寺,扬言不到十八岁不能回府的孙女,哪怕她之后一直跟在老二身边呆在边疆,她也以为她心里会怨恨自己。

可哪曾想,她不仅不怨恨自己,还对自己这般,越想,老夫人越内疚,心里就越发心疼温暖。

“小暖有心了。”

“应该的。”温暖说话间,双手已经移到她的两边太阳穴了,两个拇指腹轻柔的按摩着。

舒服得老夫人直哼哼的,却让一旁的曼盛琛不满起来,自己的女人,自己都没这待遇,既然看着她侍候别人。

曼盛琛哪敢承认他嫉妒了,嫉妒那双嫩白的柔荑此时不在他身上,嫉妒她眼里心里没有他。

也就一刻钟的时间,老夫人便神清气爽的起来,拉着温暖继续往前走。

走进宴庆殿时,人差不多都来齐了,这会儿,曼盛琛不得不开口提醒了,“老夫人,本王先带小暖过去了。”

意思很明显,温暖要坐他的位置上。

老夫人想到什么,拍了拍温暖的手,笑着说:“去吧。”

“祖母,小暖先过去了。”温暖乖巧听话,跟在曼盛琛身旁,在他的位置上坐在他右边。

一会儿功夫,来了一个风尘仆仆的中年女人,一身华丽的宫装,头上的头饰华贵而繁重,一看就让人觉得此人身份不一般。

曼盛琛在一旁贴心的给她解释,“安王的填房继室,现任安王妃。”

温暖懂了这人的继母,那,“我要不过去请个安?”

“不必了,这又不是安王府,当没看见就行了。”

曼盛琛一向我行我素惯了,他要做什么,也没人敢说。

温暖自然听话的点点头,她没热脸贴别人的冷屁股的喜好,低头数着面前盘子里的瓜子。

又一会儿,侧门进来两个气宇轩昂的男人,两人气场太大了,让人不由自主的看过去。

温暖自然没办法忽略,只是侧头一看,便看到让她心悸心痛的男人,熟悉的俊颜,熟悉的面孔,一切都那么的熟悉,却又那么的陌生。

她的心瞬间便酸楚胀痛起来,像是被人狠狠的抓住,又猛的揉了一把,痛连呼吸都觉得困难。

她深吸了一口气,又吐出一口浊气,继续低头,那男人是当朝亲王睿王曼锦渊,也是原身爱慕不已的师父。

她对那冷冰冰的男人没兴趣,之所以有那种酸涩的感觉,应该是原身自身自然的反应吧!

觉得委屈,觉得不甘,觉得自己的深情无处安放。

温暖的异常,一旁的曼盛琛自然发现了,但他以为她是因为看到自己师父,所以惊讶而已。

“七皇叔回城已有不少日子了。”

“嗯,初十就回来了,可我在府里待嫁,便没有去拜访。”

温暖一时间不知怎么办,所以只能跟曼盛琛聊聊天,转移注意力了,不然她怕自己的情绪控制不住。

曼盛琛点点头,两人是师徒关系,七皇叔回城自然会跟她说,于是便回答她的问题。

“大婚后,本王陪你去一趟睿王府吧!”

徒弟大婚,身为师父会送礼,可婚后理应回去拜访感激的。

“好。”温暖点点头。

两人有一句没一句谈话间,不少人已经进来了,最后门外太监扯着嗓子大喊,“皇上驾到,太后娘娘皇后娘娘驾到。”

众人窸窸窣窣的站起身下跪行礼,温暖跟在曼盛琛身后低垂着头,虽好奇这君王的真面目,可到底不敢抬头看。

南曼皇曼锦南走上最高位后,霸气威严的开口,“平身吧!”

一众人又高声谢恩后,才窸窸窣窣的起来坐回原位,自始至终温暖都跟着曼盛琛做着那些动作,可心里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。

pc蛋蛋28官方开奖网